冬日,下着雨,北海的夜晚也添了些许寒意。对于北海这座海滨城市我并不陌生,之前总喜欢在夏日里飞来北海,去热闹的银滩尽情嬉戏,消暑度假。而这一次冬日的北海之行,却给我一种未曾谋面的新奇。

吃晚饭的时候,望着窗外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雨,我暗自犹豫着:“还去逛老街吗?”考虑到此行在北海呆的时间很短,决定还是冒雨去看看有着近两百年历史的北海老街。

雨霏霏,雾蒙蒙,夜色下的北海老街扑朔迷离。雨夜中老街的游客很少,从街口望去,清静幽深的骑楼老街蜿蜒伸向远方。我缓缓踏着湿滑的石板,无喧无扰,似乎穿行在百年的边陲传奇中。

北海老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中叶,当时北海作为重要的商埠口岸,受到英、法、德等国在北海建造的领事馆等西方卷柱式建筑的影响,遍布着精美的中西合璧骑楼式建筑。

北海老街应该算是中国岭南直线最长、保存最完整的骑楼老街,堪比新加波国宝级老街。老街两旁林立着一幢连着一幢的骑楼,而且大多都是二到三层,不仅美观还很实用。既扩展了两侧的道路,又使骑楼下铺面得以向外延伸;既可遮风挡雨,又可遮阴纳凉。

小悬窗上的雕花在岁月的侵蚀中染上了灰白,而坚执的火红三角梅攀岩而上,勾勒出前世今生你那绰约的样子。

雨打落了多少花瓣,留下了多少沁人肺腑清香,我想起了那首著名的提琴曲《下雨的时候》,此刻的我,完全没有雨中的那种彷徨和惆怅,而是不停地按下相机快门,陶醉在雨夜老街独特的美景中。

李阿姨的虾饼,依旧在用古老的方法制作,鲜美的小虾裹上面粉,配以佐料,放入滚烫的油里翻炸至金黄。不过晚上已没有了排着长队买虾饼的游人,但虾饼也所剩无几,我卖时只剩下最后一个了,感觉有些凉了。虾饼一定要趁热吃,才能品出外脆里松那满嘴的鲜虾味道。

老道咖啡传出柔和悦耳的西洋爵士音乐,在北海充满淡淡的海鲜味道的空气里,早已融合成了属于老街的气息。就像骑楼的一砖一瓦,中西合璧,彼此信任,互相扶携,在狭窄的空间里,最大限度地去包容。

手捧一杯热乎乎的咖啡,弥漫出来的香气,纯正安静。但这香气并不浓烈,给我的感觉有些淡淡的,不张扬,但也不消散;就像不远处的老渔翁,历经沧桑岁月,流淌出的令人感动的味道,历久弥香。

雨,“叮叮咚咚”敲打着骑楼潮湿墙壁,落在老街的石板上泛起点点涟漪。五彩的灯光映照着斑驳的老街,如梦如幻,中与西,新和老,融合在一起,恍惚了我的目光,牵引着我的脚步,我突然想起一个词:地老天荒。

不是吗,北海老街的建筑的确老旧了,但我抬头看到骑楼铺面门楣上那一面面鲜艳夺目的五星红旗,在风雨里猎猎作响时,顿时有一股热血在心头澎湃,这不就是老街生生不息的命脉所在。

首页时政